?!

重點:有更新都是意外!没更新才是對的我!

大家好我是小林~是個成熟的成年人了!

從小喜歡動漫小說漫畫,從不入坑的我近年深入全職坑……

日常表白天天河河小喬包子邱总葉神

主吃叶黄,邱喬( ´▽` )♡

副吃林方,周翔/周江,王喻王

吃的比較雜(

和包子同一天出生,腦回路有点问题w

【叶黄/DAY7】这误会大了

叶黄小分队:

[叶黄] 这誤会大了
文/by小林 @?!


又称:这不能怪我!
大概有略ooc,有点欺负少天XD
是「一个很大的誤会」 的前传,上次欺负叶修,这回欺负少天!


正文: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国家,因此,语言亦十分之多。而其中,粤语和普通话大概是比较常见的。


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因此,作为北方人的叶修普通话发音当然是十分準确的。


而习惯用粤语的广东人嘛,学普通话也不是难,不过唸起来倒是发音不太正。


那为什么黄少天的普通话发音那么準?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那可是叶修大大的长期努力的成果呢!


想当初,黄少天还是个刚进蓝雨,白白嫩嫩的小年轻,那时的他可讨人喜欢了,口甜舌话,牙尖嘴利,对着门外保安大叔一口一个大哥,对着食堂阿姨每个都是美女,把阿姨保安们哄的可高兴了。


因此后来叶修每次去见黄少天时也被受不少优待呢。


咳,这不是重点。


是说叶修刚认识黄少天那会,由于第一次pk跪了,所以黄少天透过魏琛拿到了叶修的qq后,一直在找叶修pk,他们也因此熟了。


然后刚确认身份的一次冬季转窗期,黄少天去了找叶修。


那时黄少天还是个毛头小子,普通话发音还不準呢。年轻人嘛,第一次去別的地方就想到处去玩,pk?什么时候都行嘛!


叶修一个每天打遊戏,基本不出门的人也不怎么知道什么旅遊约会好去处,于是他只好带黄少天去了以前被苏沐橙拉着去过的地方——商店街。


这商店街嘛,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不过这天气走过去是难为了广东人了,只好打车去。


这车挺新的,能看出主人对车子的喜爱,黄少天是个天生自来熟的,和司机大哥聊的还挺开心。


然而聊着聊着…


“…是说司机大哥你这车挺新的哈,我挺想炸死它的。”


黄少天说了一堆话,最后说了这样一句问题发言,这可把司机大哥和叶修吓个半死。


司机听后马上停下了车。


“…你再说一遍,最后那句。”叶修说。


“?就我想炸死这车啊,怎么了?这句有什么问题吗?” 黄少天不解道。


“…这问题可大了,黄少天同志,你好好的怎么想炸车呢?” 叶修质问。


“…?!我靠!不是!我是不是读错了?我是想说我想炸死它!呃,操控!这样说总懂了吧!”黄少天听明白了立刻解释。


“………是驾驶,不是炸死!”by叶修&司机


这还是小事,广东人嘛,读错点字理解一下。


司机还是很理解的,他很稳地把叶修和黄少天送到目的地,刚想开走,黄少天突然反身拉着车把手,呼喊道:“司机大哥!我要死在你车里!”


这一喊可把司机大哥和叶修吓蒙了。


“不你冷静点!要死也不能死在我车里!”司机大哥思考着马上开车並说。


“黄少天你发什么神经!不就跪了几回寻什么死!”叶修拉着拉着死把手不放的黄少天说。


“我去!谁要寻死了!要死!我家要死掉在车里了!”黄少天还是在呼喊着。


“……你说的是钥匙吧!”by司机大哥&叶修。


司机大哥心很累的看着黄少天抱歉地拿回钥匙,然后把车开走並心里想着: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叶修哭笑不得地和一脸尴尬的黄少天走上了商店街。


黑歷史啊黑歷史…黄少天心里重复着这句话,眼睛一转打算看看叶修,然后一转头,偷看黄少天的叶修被发现了。


——这就很尴尬了。


“呃,那什么,上次和桶屎去了洗浴中心,设备还挺多心型的,下次和你来广东带你去啊!”黄少天打算说说话让气氛不那么尴尬,然而…


“………我想你想说同事吧?和同事一起去洗浴中心洗澡呢?感情真好哈?下次介绍我认识认识呗?用的还是心型的?”叶修边说边用手比了心。


“…我不是我没有!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没有洗澡!不存在的!我们是去洗浴中心打篮球!设备挺心的!心!心出的!老叶你懂不!”黄少天压力山大地解释道。


“………谁教你的普通话,你和同事去体育中心,那体育中心的设备挺新的…你跟我唸一遍。”叶修压力山大地重新说一遍。


——不过要说真正让叶修決定要教黄少天標準普通话的原因嘛…


赛季中,叶修和黄少天几个月没见了,终于在全明星这几天见上了面。


他们在全明星活动结束后聚在一起吃飯。


在走去飯店的路上,黄少天一如以前那样说个不停,说说前几天去吃了什么好吃的,玩了什么好玩的,而叶修就听着点头回应几句。


——“…前几天去了健身房打算做做运动,感觉被那教练操得快休克了,结束后走宿舍感觉孩子都要掉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拉着黄少天说。


“啥?什么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在嫌弃我话多吗?你…唔!”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叶修强吻了。


叶修一手扶在黄少天的头,另一手放在他腰上圈着,用力地像要把黄少天捆起来似的。


全明星这种危险的活动,作为职业选手的他们特意走些小巷子的冷清街道,街上人影也没有一个,所以叶修才那么大胆。


“…啧,才没见几个月就去浪了,看我不把你绑着关进小黑屋里。”叶修松开黄少天的唇,手还是紧紧的拉着,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深沉的像是要把黄少天就地正法。


“…不不不!不是!老叶你听我说!操!呸!操练!是操练!不是那啥!粤语就是操啊!我才没去浪!”黄少天看叶修这样子想到了网络上的那些话:黄少快来操我!黄少正面上我!………反应过来叶修誤会了,立马反驳。


“…………那孩子是?”叶修听后明白又是誤会,他松开了一点黄少天,可还是很疑惑道。


黄少天有经验,觉得自己会说多错多,他打算用行动让叶修理解。


于是他看向了自己的鞋子。


“……”


——对望无言。


自此之后,叶修担任起教黄少天標準普通话的老师,教導方法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叶修做不到…咳。


叶修可是廃了很长时间才把蓝雨的劍圣大大教会標準的普通话发音的呢!


從此,黄少天唸普通话总有种京腔和奇怪的儿化音就是另一回事了。


Fin.


下回是少天见叶修家长,黄少天首次见家长被赶出门口?所为何事?让我们下回分解!


趕稿中……

【叶黄/DAY11】一个很大的误会

叶黄小分队:

[叶黄] 一个很大的誤会
文/by 小林 @?!


又称:这不能怪我!
大概有略ooc,有点欺负老叶XD


正文: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国家,因此,语言亦十分之多。而其中,粤语和普通话大概是比较常见的。


粤语又称广东话,因为广东地区大部分人都用粤语沟通。而作为土生土長的广东本地战队,蓝雨战队的人当然都是会粤语或是用粤语长大的。


习惯用粤语的广东人嘛,学普通话也不是难,不过唸起来倒是发音不太正。想当初,叶修可是廃了很长时间才把蓝雨的劍圣大大教会標準的普通话发音的呢!


從此,黄少天唸普通话总有种京腔和奇怪的儿化音就是另一回事了。


相对的,黄少天也教过叶修粤语。


不过呢,习惯用普通话的人,学粤语可难了。不说发音难,还总有些奇怪的用词,叶修一开始可是坚決拒绝的!


至于令他改变这決定的原因嘛…


是说这天啊,叶修跟着黄少天去了他家,通俗意义上,这可以称为——见家长。


黄少天的家庭就是个十分开放的家,父母长期在外国,只有新年才回来看看儿子,因此,父母对同性恋並没有十分抗拒。也因此,黄少天才是个这样的活宝。


不过嘛,不抗拒不代表接受对方,这可是亲儿子啊!得看看对方对亲儿子好不好才行嘛!


所以,黄少天的父母在知道叶修存在的第三天,便回到了广东约他们见面。


‘小叶看着就是个醒目仔啊!’这是黄爸爸看到叶修后的第一句话。


叶修对此的回应是:微笑点头说声叔叔好。


——所谓敵不动我不动,什么都不说就对了。


——见家长这玩意儿,不懂也得装懂。


然后叶修以长途趕来人有三急为由,快速地衝去了廁所。


然后拿出黄少天送的手机查了查[醒目]的意思。


——[醒目]的意思为事物的形象鲜明,引人注意,让人一眼就看到。


?????


‘所以,这是指我很引人注目吗…难道想说我长很好看?’叶修查完还是不明白,于是他请出了場外救助。


‘嘟嘟——喂,沐橙啊,少天的爸说我醒目是什么意思啊?’叶修直言,他可不想去太久的廁所被误会。


‘醒目?不会是说你很引人注目,看着会在外面沾花惹草吧?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啊?’苏沐橙很认真地在分析着。


‘……谢了沐橙。’叶修觉得这回见家长大概不会很顺利了。


叶修回到客庁时,黄妈妈在抱着黄少天不停蹭,黄爸爸则在一旁沙发淡定地看着報纸。


‘小叶啊,来看看这報章,觉得怎样?’ 黄爸爸对刚從廁所出来的叶修说。


叶修走过去,看了一眼報章的標题。


儿子生性病母倍感安慰


‘……’


‘呃…这母亲,对儿子真好哈?不过我不会…永远不会让我妈有需要这种倍感安慰的情況。’


黄爸爸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膊。


……这是,过关的意思?


叶修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种小事怎么会是让叶修答应学粵语呢。


见家长嘛,少不了吃顿飯。


叶修和黄少天跟着黄妈妈去了菜市場买菜。


你问黄爸爸?他可不想做电灯泡。


——黄妈妈一直粘着黄少天…


而叶修,则默默站在兩人身后偷偷听这母子倆的对话。


‘天仔小叶你们想吃什么啊?哦对了,我记得天仔你以前可喜欢吃隔壁老王的豆腐了,小叶没凖也喜欢!’黄妈妈对黄少天说。


‘对对对!隔壁老王的豆腐吃惯了!滑滑的可好吃了!’黄少天想起往事欢乐地答道。


………


‘??????’在后面乖巧聆听的叶修一脸蒙了。


黄少天——吃——隔壁老王——的豆腐。


等等,黄少天你等等,你從以前就开始喜欢吃别人豆腐?你可没告诉我你这么重口,隔壁老王是谁?????


可是,这情況下叶修说不出口,所以他只能悄悄说了句…


‘呵呵。’


——黄少天突然觉得背后涼涼的。


到菜市場买菜嘛,各位太太少不了几声虚寒问暖,聊聊这家女儿生小孩,那家儿子结婚什么的。


黄妈妈也不例外。


于是造成了这种情況。


叶修和黄少天站在菜市場的一旁看着一群太太聊八卦。


太难受了!这种看着一群人七嘴八舌而自己什么都插不了嘴的情況!


黄少天忍不住了,然后他把皺着的脸转向叶修。


结果…结果他看到了一张比锅还要黑的脸。


‘老叶你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吗?我靠你别吓我!你脸色不太对!你不会突然倒下………’黄少天语速很快地说了一堆话,然而没说完,就被叶修一手把他拉到了一旁的小巷里抱住了。


‘干嘛呢你!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老叶你不太对勁啊???’黄少天被叶修抱住,只好也伸手圈着叶修,並拿出手轻轻拍拍他的背。


‘…我觉得你家人不太喜欢我。’叶修轻声地说。


‘?????’ 黄少天拍着叶修的手顿了顿。


‘你爸说我醒目,还问我那对那報纸標题的文章有什么看法…你妈对着你男友说你喜欢吃别人豆腐,还说我也可能喜欢吃…所以少天,隔壁老王是谁?’叶修淡淡地说着。


‘……’黄少天沉默了。


对,你没看错,黄少天,沉默了。


隔了好一会儿,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


‘我爸说你醒目,是在赞你啊?他问你什么文章?什么標题?我觉得老爸挺滿意你的!?’


‘…赞我?那不是说我太引人注目,沾花惹草吗?那文章標题是……儿子生性病母倍感安慰…’叶修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气氛又一次静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没忍住笑了,笑的停不下来。好一会儿待他终于笑完,他才继续说:‘老叶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这黑歷史!粤语醒目是说一个人看着很聰明的意思啊!生性是指一个人懂事、有出息的意思!我不行了哈哈哈哈…’


‘…我大概懂了…,那吃豆腐是…真的吃豆腐?’叶修理懂了並问道。


‘对哈哈哈哈哈!那家豆腐店叫隔壁老王!’ 黄少天回道。


……谁改个这么丧心病狂的店名!


好吧,这黑歷史是没跑了。


买菜事小,做飯事大。


作为一个见家长的准新郎,既然知道对方父母对自己印象不错,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很懂的,他主动提出要帮黄妈妈打下手。


‘小叶你一个后生仔还真孝顺!’黄妈妈对此十分满意。


‘…哈哈,谢谢阿姨。’叶修对后生仔一词充满疑惑,还好孝顺这词他还听的懂。


——已经有了经验,这情況,不管不理,先谢谢就对了!


不过现实永远比想象的难熬…例如:


‘小叶,先给我煲点滚水!’


叶修已经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了。


终于!他解放了,黄父母十分满意儿子这个男友,在吃完飯后让他们各玩各的各回各家。


其实主要是黄爸爸不想让黄妈妈总粘着少天啦,黄妈妈可是一脸怨念地看着少天被叶修拉走的。


叶修觉得自己被盯了,可能把好不容易熬下来的好感度都搞没了。


而且他想…他大概懂为什么一见面黄爸爸就说他是个醒目仔了。


这天的事说实话叶修是不想回想的,不过從那之后他倒從黄少天那里乖乖学了不少粤语。


Fin.


番外:


在这之后,一个夏休期的早上,叶修难得太清早起来了,连带着把黄少天都弄醒了。


‘老叶,同我拉拉裤链。’还想继续睡的黄少天模糊地说。


‘……’这是什么花式撩人方法吗?


叶修不确定地回问:‘你真的要我帮你拉裤链?‘


‘对,快拉。’还在半醒狀態的黄少天简言直说。


于是黄少天好像感觉在有谁压上了自己,然后把手伸向………


‘我靠靠靠靠老叶你精虫上腦啊!!!一大早的想干嘛啊!!!’黄少天立刻炸醒了。


‘…这不是你让我拉的裤链嘛?’叶修正经地回答。


‘拉拉副帘!窗帘!不是裤链!谁睡觉穿那么麻烦啊!老叶你想太多了!’黄少天继续炸毛道。


叶修发动了大招:叶修式无辜. Jpg


真。fin.


预告:
这篇內容很多都是上网查的…
下一篇是少天学普通话的困难XD
下下篇是可爱的黄妈和叶修抢少天的故事。
趕稿中………

【叶黄/DAY45】吃货饿了怎么办?

叶黄小分队:


-参考了知乎里的“对于第一次去广州的吃货有哪些美食推荐?”的评论和一些熱门广州店推荐的文章
-大概是美食文(),可能会ooc?
-会有可以不看的后篇R和有关老伯伯的结局,
文名是:那就把吃货吃掉吧!


文/by小林 @?!
#叶黄#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吃货之国,哪里都有好吃的。


上至北京的烤鴨、炒板栗、武漢的鴨脖、下至香港的缽仔糕、雲南的汽鍋雞……


应有尽有,這裏永远都不缺吃货。


其中要说最有名的,就是吃货市——广州了。


今天,我们来看看一个广州吃货的一天。





吃货的一天主要分為三個部份:早上的早茶、中午的小吃和晚上的飯店。


都说广东人早晨最喜欢上茶楼,到了茶楼,一眼刷去,人山人海的。


那边几桌拿着报纸的单身好汉,面前放着一杯茶几笼点心,好不悠闲。


转眼一看,那边几桌一家老小的,全家在假日喝个早茶,培养家庭关系,好不溫馨。


而我们的主人公作为一个标淮的广州吃货,自然是少不了来喝个早茶,吃十几笼点心。


在这个风大的冬天早上,他和他的伴侶包的严严密密,偷偷摸摸的来到一个位置隐闭的小茶居,坐在了一个小角落。


“冷死了冷死了!风怎么这么大啊!难得早起了想喝个早茶!”主人公把围在脖子上厚厚的围巾脱下,露出了阳光似的浅棕色头发和清爽的样貌,同时一脸不满的抱怨道。


“是难得想喝个早茶早起了才对。”主人公前方的伴侶是个看似懒散的小帅哥,说完他便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我靠!看你来这几天每天睡的像豬一样我才叫醒你陪你去吃点好东西的!我容易吗我!”主人公嚷嚷反驳道。


“那是。我睡的像豬一样安稳,不像某人睡的像柯基一样睡着了还动来动去的。”豬一样的帅哥理直气壯地回答。


“而且,”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弄清楚是谁陪谁。”


“柯基那么可爱柯基得罪你了吗!不对!你说谁像柯基了!”柯基主人公炸毛道。



服务员眼看着黑发帅哥慢慢把黄发帅哥炸开的毛都帚平了,才终于敢上前问茶。


然后服务员看着划满了点心的点心纸,再一次刷新了对人体的奇妙。



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醬汁濃淯的豉汁排骨白雲鳳爪、还有烧卖、蝦饺、水晶饺、灌汤包、粉果等等等等…点心开始上桌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一下又一下的把食物夾起,放进口里,然后眯起眼睛露出满足的表情。


有点饿了…叶修想着並呑了一口口水。


“老叶你盯着我干嘛,东西都来迟了你不吃吗?你不吃我就吃完了!”黄少天脸蛋脹鼓鼓地说。


“少天儿,少吃点儿啊,吃那么多会胖啊。”叶修回过神来,然而一开口便把仇恨拉稳了。


“你应该叫我多吃点才对!网上的姑娘们都说什么吃胖了就是我的!” 黄少天保持着脹鼓鼓的脸蛋嚷道。


叶修看了看脸蛋脹的像仓鼠的黄少天,轻笑了一声淡定地问道:“你不胖就不是我的了?”


然后叶修满意地看着黄少天咳了几声差点把口里的东西都咳出来。


黄少天大手一挥把叶修递过来的茶拿走喝了,然后脸淡淡的红着卻没想出该怎么回答。


那边几桌一家老小的,全家在假日喝个早茶,培养家庭关系,气氛好不溫馨。


而角落这俩哪是什么一家老小,人家是一对情侣,培养情侣关系呢,周围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而其中多少是文字泡就不知道了。



不过点心是真的好吃,一口咬下蝦饺,鮮虾鮮甜的汁滲透着水晶外皮内的肉,只能说美味!


于是服务员看着被黄少天和叶修吃完剩下来的竹笼和碗碟,只能回想帅哥瘦瘦的身形感叹句:人不可以貌相啊!


而且…



吃不胖真好!





吃货嘛,只吃早点怎么够,当然还要吃点街頭小吃!


正宗手打的牛筋丸和牛肉丸、炸釀青椒之類的油炸食品、撈鱼皮,豉油皇蒸猪肠粉和艇仔粥…


尤其是撈魚皮,爽滑有勁,風味十足,吃完了保證你还想吃。


不过黄少天好甜,双皮奶和薑汁撞奶、 綠豆沙什么的才是他的致爱。


叶黄二人吃过早茶后肚子脹鼓鼓的,所以计划着散散步四处走走,为了隐闭点走上了小巷,走着走卻看到了一个巷边的小店铺。


这间小店铺确实特别,不在那边熱鬧的大街,卻在这條小小的巷子里,平常人不易注意到,有一种高人隐世,帰隐田居的感觉。


叶黄二人对望一眼,決定要试试这里的功夫。


两人坐在店里的小木板凳上,看了看小铺的內部,猜测这小店铺大概是有点歷史了。


有点发黄的小砖块地板,经过日月而开始残旧的叶片片风扇…无一不在表迖小店铺的歷史。


而洁淨的小木桌和小木凳亦在诉说着这间小店铺的主人很爱惜这里。


看了看牆壁上的菜单,这家小店铺应该是间糖水铺。


叶修叫了一声点菜,店里的小隔门里走出了一个老伯伯,從容貌可以看出他年经时英姿雄发的模样。


“哟,小伙子们新客人啊。”老伯伯咧开了口笑了笑说。


“对,偶然看到的来看看。” 叶修從善如流地回道。


“那你可有口福了,我家老伴弄的糖水绝对比得上外面的,特别是香草绿豆沙。”老伯伯说着笑得更高兴了。


“那必须得试试了!麻烦你来两碗!我最喜欢喝糖水了哈哈哈哈!”黄少天笑答道。


“好咧!”老伯伯回答着高兴地走回门后,不一会儿端着两碗香草绿豆沙走出来。


老伯伯真没骗人,香草綠豆沙很不錯,不腻也不是很甜,反而有种清淡的感觉,香草味慢慢地一点点散发出来,闻着还有种香甜的气味,绝对比外面的好多了。


黄少天天生就开朗善谈,凴着一把清脆的声音和灵活的嘴巴,不一会儿已经和老伯伯谈熟了。


走的时候老伯伯还想不收他们钱呢,当然这被叶黄极力反对了。



巷子没人,叶修手拉着黄少天的手慢慢地走回家。


“哎老叶,刚才那店真不错,下次再一起来吧?老伯伯说那店是他和他老伴退休后没事干开来玩玩的,这生活真不错啊对不对对太对!”黄少天开心地说。


“是挺不错的。要不我们老了也这样?”叶修笑了笑回答。


“嘻嘻!老叶老叶说好了不许反口啊!反口要吃一屋子的秋葵!” 黄少天更高兴了,前后摆动着和叶修十指紧扣的手,蹦蹦跳跳地说。


“说好了。”叶修确定地回答。


快走到巷子外了,出口的光把他们两个相连的影子拉的更长了。





就算早上和中午已经吃的很多了,吃货在晚上还是吃的下的!


广州的饭饭店嘛,必然会想到粵菜!


所谓无一不成二,无鸡不成宴。


广州的白切鸡绝对是最能代表粵菜的一个菜式了。


除此之外嘛…


“红烧乳鸽、椰汁木瓜炖雪蛤、榴莲薄饼、咖喱牛腩、椰汁炒杂菜……差不多就这些吧!”黄少天说完便把菜单合起来,而旁边的店员刚还在努力记下黄少天刚才点的菜。


“你还吃的下那么多啊…”叶修待店员走了后哭笑不得地说。


“哼哼!你太少看本少了!这还远远不及我肚子容量的一半呢!”黄少天骄傲地说。


“…看来今晚得多做点运动才行了。”叶修无视了黄少天那句话並自行说道。


“你还会运动?………靠!你个老流氓!” 黄少天嚷道。



菜一样接一样的放上桌面,直接把二人桌的桌面堆满了。


菜式中最突出的当然要数鸡了。


店家选用了上等的走地鸡作为食材,做法十分讲究,先用卤水浸熟,再用凉卤水过冷,鸡肉嫩滑鲜香,其陈年老鸡汤更是精华,把鸡弄的更味道浓厚。


黄少天吃个不停,叶修吃的不多,吃到中途只好看着黄少天吃了。


不过看帰看,始終满足不了。


叶修觉得自己又饿了。


那只好把吃货吃掉了。


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Fin.












【叶黄/DAY48】息息相关

叶黄小分队:

文/by 小林 @?!


#叶黄#


欢迎来到由荣耀联盟主办的节目~息息相关。


这节目的主要内容是探索世邀赛及選手们相关的任何问题。


上回,我们测试了張新杰队员的作息问题。


这回,我们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


相信大家都知道,信息素和一个人的性格息息相关。


除了性格,名字也和信息毒息息相关。
苏沐橙的信息素是橙味,香甜少女,多合适。
喻文州的信息素是粥味,斯文又深藏不露。
这是最常见的种类。


别想了,孫翔的信息素是酸辣椒,真可惜。(X


除了名字外,姓氏也和信息素息息相关。
叶修的信息素是木天蓼,挺嘲讽的,虽说不是对人是对猫。
周泽楷的信息素是竹味,文雅书生大帅哥,真吸引人。
这也是常见的种类。


但是,种有不走寻常路,喜欢向極端挑战的例子。


神秘人的来信向我们要求测试一个许多人想知道的问题。


为人熟悉的蓝雨副队,现任国家队成员之一的劍圣黄少天,到底有着怎么样的信息素呢?


黄少天这姓名加上性格,到底会是什么味呢?


我们暗中访问过某黄队员的好友,其中一位和黄队员交情十分深的Y指出,黄队员的信息素是有一点点像是牛奶又像奶油的味道,有时候又像是被子曬完太阳的气味。


我们向黄队员的好友和国家队的各位成员访问过,居然没有任何一人能确定地说出黄队员的信息素!


真的太令人好奇了!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吧!


我们节目很荣幸请到黄队员眾所周知的好友没有之一,前兴欣队长,现任囯家队领队,叶修来为我们这测试的協助者。


恩恩,那先来个事前访问吧!


黄队员的信息素真是很神秘啊,叶领队你怎么看?


“真是十分令人好奇啊,嘛,文州一定知道吧。”叶修看到路过的喻文州说道。


“……呵呵,真的很令人好奇呢,少天每到一段时间总会回避叶前辈呢,最近也差不多了吧。”躺枪的喻文州看了眼叶修,微笑道。


“……你一定知道,啧啧啧,心真脏。”叶修夸张地搖了搖头。


喻文州笑了笑,转身走去。


哼哼……那么,开始吧!


开始测试前,我们事先在队员们吃早饭时于训练室偷偷地安装了攝录机和偷听器,记录这次测试的全部經过,绝不删減任何内容!


另外,这事事前告诉了叶领队。


那么,我们来看看攝录机……


好,队员们开始前后进入训练室了…………事主黄队员出場了!


队员们都坐下开始日常训练了……


……叶领队走到黄队员的后方……说话了?


我们开录音机听听……
“……劍圣大大你还行不行了,说了是左边,你手速跟不上啊!”叶修欠揍地道。


“靠靠靠你能不能走远点!看什么看!一定是你在我才失误的!你个臉T!滾滾滾滾滾!”黄少天头也不回地道,手操控着鼠标点了重新开始。


“我在你就不行了啊?”叶修在黄少天点了重新开始后突然说了一句。


“哦,又死了。”叶修搖搖头说。


“……”黄少天……黄少天什么都不想说。


唔……我们先不要吐槽叶领队的话,到底叶领队会以怎样的方式了解到黄队员的信息素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


再次点了重新开始,黄少天心里坚定地想着绝对不能再被影响到。


叶修看着前方的黄少天一会,向前走了几步,府下身,把手放到黄少天按着的鼠标上。


“这里是这样…………”


叶修低沉的声音传进耳朵,说话的吐息喷到黄少天的耳朵上,头发微微擦到黄少天的臉……还该死的有微微的Alpha信息素传来……木天蓼的气味。


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黄少天神志不清地想着。


“喂喂,你有没有在听……啧……”叶修发现黄少天完全没反应,把头偏了偏,埋在了黄少天的脖子上。


牛奶的香气,阳光的气味……好像要让人沉醉于其中。


黄少天回神了,叶修感受到黄少天的动静,缓缓向后退回一步。


“靠靠靠这基本的操作还用你说?叶修我告诉你你别承机来佔我便宜!滾滾滾!”黄少天炸毛道。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微红的耳尖,嘴角微弯地走开了。


“靠!”黄少天把头埋在臂弯中,觉得自己臉大概比草莓还红。


该死的叶修就会撩!不能给个痛快!就该一辈子没女朋友!黄少天心里咒骂着粉丝由h市排到g市的叶领队大人,又嫌弃了一下自己的小心眼。


说不定人什么想法都没有呢,对不?


其他国家队成员看着叶修日常撩天已经见怪不怪,看了一眼就重新專注着训练。


呃……我们是不是录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还能不能删了这段?唔?说好的不删改?哦对……咳咳咳,重来。


哦哦哦哦哦!我们看到叶领队强力的助攻了!我想我们很快就能知道黄队员的信息素了!


……


训练结束了,到午饭时间了!


我们亦事前偷偷安装好攝录机和录音器在饭堂!


我们把画面调到饭堂……
看到黄队员了!


黄队员坐在喻文州队长和張佳乐队员的对面,聊的不亦乐乎的样子……


叶领队走过去了……坐到了黄队员旁边。


好像在说话的样子,我们开一下录音机……


“靠你离我远点!坐过来干嘛!这里没位置给你坐了!”黄少天嚷道。


“我们什么关系啊,别那么小家子气嘛。”叶修不要臉地说。


“……什么关系?…………靠!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黄少天还思考了一下才回道。


“啧啧啧,少天大大睡完就不认人了。”叶修说。


“???”张佳乐表现出一臉蒙逼,喻文州则是一臉惊讶。


“你们已经……了?”张佳乐说。


“恭喜?”喻文州说。


“下啊啊啊?”黄少天发出顺畅的高低音,表现出了他音域的广泛度。


咳咳咳咳咳……要不……我们把这段删一删吧?


唔?导演你说把主题改为深入探讨叶领队和黄队员的关系?哦好的。


哼哼,事实上,我们这期节目还有一个隐藏的主题~那就是…… 深入探讨叶领队和黄队员的关系到底是?你们看到的画面中叶领队和黄队员关系十分令人瑕想吧?所以我们来偷偷探讨一下,顺便的,顺便。


……


黄少天觉得最近叶修的行为太奇怪了。


具体例如明明饭堂的位置那么多,他偏坐到自己旁边。


…反正就是哪里都看到叶修的样子。


是错觉吗?


不,作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这种细节。


不过……这问题先放在一旁。


隔壁房间……也太吵了!


每天每天晚上都一直吵吵吵的!


而且传来的都是……那种事……的声音!


我快到发情期了老兄!求你了不能静点吗?!


为什么每次动静都那么大!


……


黄少天觉得没法忍受了,他觉得他得打电话给人发泄一下感受。


打给谁好呢?叶修?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会被吐槽调戏的。


乐乐方锐?不行,太蠢了这俩。


那……队长?发泄感受可以被安慰,说不定还能说服他给自己换房间!


可以有!


……


“嘟嘟……喂队长队长队长你听我讲!我隔离嗰间房每日,係每日!在係到做嗰啲事!然后声音大到我间房都听得到!做嗰啲事动静禁大做咩啊你话係唔係!然后队长你知啦我咩发情期时间就黎到啦!锦对我影响好唔好係唔係?影响左我日常发挥就唔好啦!所以我想话你可唔可以帮到我换过间房之类既呢?”


ps翻译:
“嘟嘟……喂队长队长队长你听我说!我隔壁那间房间每天晚上,是每天晚上!都在那啥!然后声音大的我房间都听的到!那啥动静那么大干嘛你说是不是!然后队长你知道的我那什么的发情期时间快到了!这对我影响很不好对不对?影响我日常发挥了可不好的!所以你说你能不能帮我换换房间什么的?”


……


电话没喻文州的声音发出。


“喂喂喂喂?好队长你有没有在听呢?”


……


十多秒后


“咳咳那什么信息量有点大,我得消化消化。”


没有想象中喻文州的声音,反正传出了低沉的声音……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我靠为什么是你!”黄少天嚷了一句后看向手机屏幕。


两个大大的字在屏幕上显示着……叶修。


我靠靠靠靠手快按错人了。


“叶不羞我告诉你刚刚说的都是假的!假的!给我忘了忘了忘了听到没有!敢说出去我就弄死你!”


“呵呵。”


靠!


黄少天挂断了电话。


再听下去大概要气死。


打错了一回,没有了再打第二回的想法了。


……


隔壁还没完啊……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着。


有点困了?


这样想着,突然有人敲门。


黄少天拖着有点沉重的身体去开门。


tbc.

【梧叶飘黄】哈哈哈!笑什么笑!不许笑!

@梧叶飘黄黄少天生贺企划

字数:3206(只算内文的字)

CP叶黄

少天生日快乐!…明明定了时间5:29的……唉…只好手动发布了。
我没什么要说的……题目?刚取好的。
大家都好多字哦~不过双教师我实在不擅长啊……
字数什么的,用其他文补偿吧!
感谢观看( ̄∇ ̄)
.
.
.
.
xxxx年,几个大国商议后正式把初中,高中和大学统一为一所学校,名为荣耀学院。

荣耀学院是每个人從小学毕业后都要入读的学校,它于不同国家地区都有分校,每个分校都有不同的校名,各有各的特色,從教学方式,机制,收生要求,校规等都有所不同。

“黄少黄少!放过我吧!别追我了!”

位于H市的荣耀学院分校-兴欣的操场…emm…准确的说是草地上,蓝雨本学期的最杰出新生卢瀚文,正被十分有名气的蓝雨教师黄少天,追赶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卢瀚文回想了一下。

荣耀学院有名的本地分校一直都有互相競爭,每年每所分校都会派出几位杰出的教师和学生到不同学校举办学术比赛,比赛的參加者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可以。

本年的比赛定于上年新建的分校-兴欣举行。

说到兴欣,这可是一所十分奇迹的分校,它由前嘉世的教师,学术比赛三连冠得主-叶秋……后来改名为叶修所成立的。並在没有任何基础上由一群草根人馬出现在学术比赛,成功于上年的学术比赛上得到总冠军。

叶修于比赛后正式宣布退出学术比赛的參与,但依然作为教师留在兴欣。

本年度蓝雨的学术比赛參加者提前了到达比赛的地点,而兴欣作为东道主,派出了叶修和乔一帆作为蓝雨的接待人。

二人把蓝雨各人人安顿到住宿地点后,叶修跟着黄少天进了房间。

“欸?为什么叶神会跟着黄少进房间啊?”天真可爱的卢瀚文向乔一帆问道。

“呃…这个…”乔一帆红着臉,把头低下,一臉欲言又止。

“那是因为叶神和少天关系很好,他们聚聚舊呢。”蓝雨的教师喻文州满臉笑容,臉不红不不跳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上年总决赛时知道兴欣勝利后黄少偷偷在后台熊抱了叶神。” 卢瀚文面不改色地说道。

“……”喻文州的笑臉略微有的点僵硬了。
“……”蓝雨另外眾人和乔一帆对望。
“……压力山大……”

那天的晚饭时间,兴欣邀请了蓝雨眾人到兴欣大堂聚餐。

黄少天作为一个爱熱闹的大小孩,作为游戏主持叫喊着玩这玩那的。

卢瀚文跟着黄少天,兩人一大一小的玩的不亦乐乎。

於是……

黄少天喝醉了。

黄少天东倒西歪地走到叶修的面前。

黄少天慢慢地趴上叶修身上。

黄少天把臉靠到叶修的臉前几厘米的距离。

蓝雨等人伸手打算挡住卢瀚文的视线。








黄少天吐了叶修一身。

……

其后叶修先把黄少天拉了回住宿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早上。

叶修和黄少天双双迟到地出现在兴欣的食堂。

黄少天手叉在腰上,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食堂内的兴欣和蓝雨眾人一臉翻白眼。

“黄少,你腰疼吗?难不成是昨晚喝醉了走路东倒西歪弄到的?”卢瀚文跑到黃少天边上打算伸手扶他並大声地问。

看着卢瀚文的动作,叶修伸手把黄少天抱住了。

“呵呵。那是因为……”叶修话说到一半,被黄少天用手阻止了。

“我靠靠靠老叶!你别教坏我家的瀚文!”黄少天大叫道。

“你家的?”叶修挑起眼眉,眼神低沉地反问。

“……蓝雨的…新生…”黄少天小声地回应。

叶修把手递高,摸了摸黄少天的一头乱毛。

毛茸茸的,像小动物。叶修心里笑道。

卢瀚文看着此番动作和他们的眼神,感觉有点……宠溺?亲密?

卢瀚文满臉怀疑地看向食堂里的其他人。

然而他们的表情都十分普通,就像那番动作是很正常般。

於是卢瀚文消除了疑惑,專心用餐。

其实食堂眾人是已经习以为常,並在心里拿起了火把。

说好的真爱不烧呢喂!

呵呵。

下午,黄少天跟着叶修上课,说是參观学习。

卢瀚文亦跟着黄少天和叶修,虽然一开始得到眾人的反对,但黄少天表示没关系。

於是……

黄少天和卢瀚文坐在讲台下,像其他学生一样听课。

黄少天不停向卢瀚文解释课堂的内容,说的举手画腳的,就差个空间给他跳起舞来了。

“哟,那边那位同学,上课可不要聊天。”在讲台上的叶修勾起嘴角,微微笑道。

“???吓?谁是同学了你这不要臉的!我是老师!老师!分分钟几十万上下还在这听你的课!你该心存感激了!”黄少天炸乎地喊着。

“对对对,少天大大就是真理。小的十分感激。”叶修笑着回答。

黄少天炸毛了。

“太假了你!能不能给点真诚……ilgftf”

“呵呵,……ihftn”

最终这节课在叶黄二人的相声中结束了。

卢瀚文十分高兴,觉得自己观看了一場辩论,学习到了十分高超的辩论技巧。

其他学生则一臉了然地各做各事。






兴欣的校长陈果说,既然蓝雨提早到了,不如让蓝雨的教师为兴欣的学生上一课,让学生们体会一下不同地方的教育方式。

咳咳咳,好吧,我坦白。

其实这是叶修提议的。

叶修想看黄少天上课的样子。

这才不可能说出来。

呵呵。







黄少天是个文科的老师。

主要是教中英文。

这堂课是中文课

G市是用粵语的。

於是他教中文也是用粵语的。

而且语速特别的快。

……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阳……’呢句係指諸……”黄少天语速極快地说,並且像做戏一样,在讲台上飛龙共舞似的动个不停。

卢瀚文看的十分高兴,黄少天的课堂一直都是那么的輕松愉快。

叶修也看的很高兴,看着黄少天动来动去,恩,十分可爱。

虽说听不懂。

其他学生们也听不懂,只是靜靜地看着。

恩?为什么不阻止?你看不到叶老师在那笑的多开心吗?你敢去得罪他?

…的确不敢。





因为叶修想看。

黄少天之后还上了英文课。

“It is my spouse!(这是我的伴侣!)”黄少天在谂课文的内容,说到这句时眼角扫了叶修一眼。





“……my love,my dream……”黄少天用手擺出了心形,然后向叶修的方向举了一下。

叶修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回应。

咳咳咳咳……

学生: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卢瀚文:???






好吧,其实卢瀚文也不是白痴,躺在床上回想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思考了一下,还是明白的。

但是不确认,只好去了问喻文州。

喻文州:心很累。^_^

第三天,学术比赛当天,也就是今天。

前面几个环节双方都各自有出色的表现。

比分到了最后一个环节还是平分。

最后一个比赛环节是辩论。

题目是那和烂大街的:领养宠物还是生育孩子比较好?

卢瀚文上台前:

“听好了瀚文,辩论要拿出点真实事例,才能让人信服。有说服力!”黄少天对卢瀚文教育道。

“我知道了黄少!放心吧,我会赢的!”卢瀚文信誓旦旦地说。






“感谢友方的问题,我认为领养宠物比生育小孩更为合适,以大家都很熟悉的叶神和黄少为例,相信大家都清楚他们二人並不能好好照顾孩子,身为教师十分忙碌,他们二人久违地才能相见一面…………”卢瀚文正经地说着自己的论点。

蓝雨兴欣等人把手扶在额头上。

旁观者大声叫着,偷笑着。

现场十分熱闹。

压力山大啊。



最后?当然是蓝雨的勝利了,那个如此有说服力的例子,怎么可能输嘛。

但是可怜的小卢卻要面对黄少的追杀了。

“算了吧少天,这不是挺好的嘛,下次再有电灯泡就能直接让他们走了。”叶修從一旁走了过来,略有深意地看了看卢瀚文。

“……” 卢瀚文感受到了寒气。

“我靠老叶你……”叶修毫不犹豫地睹上了那把正在说话的嘴,也是用嘴。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跟我来送你份大礼物。”说完叶修就拉着黄少天走回住宿地。

目暏一切的蓝雨“……”

“叶神果然是生气了吧,小卢刚开始就对黄少不停又抱又拉的。”

“还记得小卢说要跟着黄少參观学习时叶神那眼神不?”

“……心很累^_^”

“压力山大。”

那么最最最后,我们恭喜卢瀚文小朋友,他正式成为了单身贵族烧现充团的一份子。

欸?什么?

你问少天收到了什么礼物?

这个嘛……哼哼

天机不可窃漏。

END.

(叶黄)卖火柴的叶修

开一个想了很久的叶黄童话坑……每个童话都会以不同形式融入的。
每篇都能单独看,又可以连续看。(我喜欢这种形式。
麻烦大家催我了,平均一星期一篇好不好!(X
字数:3680(只算内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卖了一天火柴的男…生,他的名字叫叶修。

叶修原本是地主的儿子,不过他对猎人这工作太有兴趣了,但地主先生怎么可能允许儿子做这种工作呢?叶修只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离家出走了。

叶修离开家后遇到了一位小猎人,苏沐秋。
认识的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叶修暂时居住在他家。

苏沐秋有一个妹妹苏沐橙,是个卖火柴的女生。

苏沐秋和妹妹自小相依为命,一个狩猎一个卖火柴賺錢,生活还算挺好的。

后来他们加入了当地的猎人部落,嘉世。

但他们三人十分隨心所欲,例如苏沐橙,除了猎人部落的工作外,还堅持要繼续卖火柴。導致他们三人被嘉世趕走了。

近几天,苏沐橙卧病在床,想来大概是最近城镇传染的传染病。

失去了部落的关照,苏沐橙很没有康复过来,反而愈来愈嚴重。

苏沐秋为了找藥,一个人出了城。

叶修被吩咐了照顾苏沐橙。

“咳咳……”

“啧啧,没事吧你。”

“…咳……没事……叶修……咳…能麻烦你幫我卖火柴吗?”

“咳嗽就别说话了,还卖什么火柴,我卖火柴了谁照顾你。”

“但是……咳咳…停电了……咳咳…有很多人…咳…需要火柴的……”

“……好了好了怕了你,我给你买点吃的顺便卖火柴吧。”

“咳咳……谢谢啦。”

就这样,叶修拿着一个筐,筐子里裝着一大堆火柴盒子,站在街上叫卖。

“哟,都来看看啊,最近常停电的好幫手,火柴先生,只此一家錯过了就没了啊。”

苏沐橙长的美,又和苏沐秋從小在城镇长大,居民们都很关心他们。

城镇的居民也认识叶修,出了名的离家出走的地主儿子嘛,虽说地主没表示,但居民们也是知道点八卦的,地主夫人疼儿子谁不知道,更何況还是從前嘉世的斗神。所以居民们看到叶修卖火柴都前来光顾一下,顺便问一下苏沐橙的情况。

.
.
.
.
.
.
居民们知道他们的处景,塞了很多食物物资给叶修。

叶修卖了一个黄昏的火柴,已经卖的七七八八了,还剰下最后三盒。

但天已经黑了,最近除了传染病外,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流传。

相传,晚上如果一个人在街上,狼就会出现,把人呑的一干二淨。

叶修當然不相信这和无聊的传说,狼而已,又不是没见过。

但街上的人空空如也,最后三盒看来是卖不出去了。

叶修正准备打道回家,街尾卻传来了腳步声。

叶修看过去,是一个戴着一身黑斗篷的人。

“哟,这位一身黑斗篷的先生,一看就知道你身份不凡,要不要来几盒火柴来照出你的獨特呢?最后三盒了,錯过就没有了。”

那个黑斗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传出一把清爽的少年声。

“你有病啊谁身份不凡用火柴照自己啊!我有錢还不如去买食物!谁要这种破火柴!”

叶修馬上裝出一臉可怜的样子说“不把火柴卖完的话……我家主人会罵我的。大爷…哥你行行好心吧。”

“……你能不能作个好点的理由啊大哥,谁不知道奴隸是禁止的!你当我是傻的啊!”

“咳咳……其实……我患了传染病……咳咳……活不了几天了……咳……想给家中小妹买点东西……咳咳”

“……剛才说了那么多话怎么不见你咳嗽……咳咳咳!其实大爷我也患了传染病……咳咳……大哥你行行好心给我点食物吧……咳咳咳咳咳咳!”

“好了好了!这回是真的了,其实患了病的是我妹妹……”

这次叶修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斷了。

“我靠靠靠你有完没完啊你!为了卖几盒火柴你也是拼了啊!什么藉口都能用!你臉呢?!”

“……那大哥你看我这么鍥而不捨,同情同情我给我买了吧。”

“怕了你了,我也餓了,你手上那么多食物,给我顿饭我给你剰下的火柴都买了吧。”

“哟,出手真阔气啊,大哥求包养。”

黑斗篷少年被气笑了,说

“你还做不做生意了!快快快你大哥我餓了你快给我吃的!”

“好咧,走起!”

“去哪啊?我靠你不是要把我给卖了吧?大哥我很怕!”

“话真多。不是要吃饭吗?到我家吃吧。”

就这样,叶修把黑斗篷少年(媳妇拐)带了回家。
.
.
.
.
.
.
“咔嚓!”是开门的声音。

“咳咳……叶修?……咳…你回来了?”

“对,我把火柴都卖完了。”

“……咳……真厉害啊……咳咳……这是……?”

苏沐橙看到叶修身旁的黑斗篷少年了,问道。

“呃……你好?”黑斗篷少年难得地简言兩语,心里慌乱的很。我靠靠靠真的有个染了病的妹妹啊!那这小子吃了很多苦吧!

黑斗篷少年腦洞大发地为叶修创造了一个可怜的身世。他走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用十分怜悯的声调说。

“小子吃了很多苦吧……我懂的……但已经没事了!大哥以后会照着你的!”

被人妄想了身世的叶修“……”

“噗……咳咳咳……叶修你朋友……咳……太有意思了……”

苏沐橙一下子笑了出来,但一笑就忍不住咳嗽。

叶修看着皺了皺眉。

“你悠着点啊……别说话了。我去做饭啊,你好好休息。”

叶修说着把黑斗篷少年也拉了出房。

“你妹妹……病的很嚴重啊……”

“病好几天了……还有,她不是我妹,是在这里一起住的我朋友的妹,她哥去了找解藥。”

“哦哦哦…啊…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叶修,她是苏沐橙,她哥叫苏沐秋。”

“……!”黄少天聽到叶修的的名字后很震惊,事实上,他这次外出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叶修。

……这算是歪打着正路了吧……果然本少是被神眷顾的少年!黄少天想着,出了神。

叶修见他出了神,懒得理他,自己走进了廚房做饭。
.
.
.
.
.
距离这城镇十分远的树林中,一座山上有一个猎人部落,名叫蓝溪阁。

蓝溪阁是一个很特别的部落,他们有着不同种族的人,但也只是和嘉世一样,主要负责接任务,猎杀害人的怪兽。

“……”

鄭軒看着难得出了神的喻文州,只能说一句壓力山大。

“喻队,黄少可是劍圣,怎么可能出什么意外。”

“…唉,少天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城镇,聽魏前辈说斗神是个无恥的人,我擔心……少天会被耍。”

“……”鄭軒想了想,觉得真有可能。

“这次的委托人要求要我们和被嘉世趕走的斗神合作,价还开得那么高,不赚不合理啊。只好委屈一下少天了。”
.
.
.
.
.
.
“哈痴!”黄少天打了个大噴嚏,提手刷了刷鼻子尖,坐在沙发等吃饭。

呃,表面上看是这样。

怎么办怎么办魏老大说叶修是个无恥不要臉的傢伙!哦哦哦这我好像见识过了……那我怎么开口啊我这不是被耍了吧???

“吃饭了,你先吃,我先去给沐橙送一下稀饭。”

“哦哦哦好哇!欸没看出来你挺会做饭的?!”

黄少天看着一桌的色香味俱全饭菜,感叹了一番,真是人不可以貌相。

叶修從房间出来看到的就是黄少天狼吞虎咽的样子。

“你怎么吃的那么急,又没人和你抢。”

说着,叶修拿起筷子一下撞着黄少天夾菜的筷子。

“你干嘛呢!说好的不抢我的呢??!”

“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明明是我煮的。”

“你要不要那么小气!我千里條條来到那么远的城镇餓的都要变小狗了!”

“不用变也挺像的。”说着,叶修又把黄少天打算夾的菜夾走了。

民以食為天,这能忍?当然不能!黄少天立即反手打算夾后面的肉,哪知道,只一瞬间,叶修的筷子又擋住了黄少天的。

“我靠靠靠!老叶你来PKPKPK!不厚道啊我是客人!客人你懂吗?!”

“老叶?我也沒大你多少吧,那你是小朋友?少天儿?”叶修觉得黄少天一撩就炸挺好玩了,真是个活宝,街上撿到个活宝,站了一天都值了。

“我艹谁小朋友!谁还抢我菜来着?!幼稚!”

“呵呵。说的你没在和我抢菜一样,幼稚。”

“……”黄少天败,只好行动上爭取勝利了。

就这样,一顿饭就在一場风腥血雨中度过。
.
.
.
.
.
.
待叶修洗完碗出来,看到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手里握住把劍在擦,劍身銳利反着蓝光,必定价值不菲。叶修默默地一直有注意黄少天,大晚上一个人從外地来,腰间还戴着一把劍,身份一定不简单,为了城镇安全,只好邀他上门好好打量他。

“你怎么还没走啊?”叶修装作毫不顾忌地问。

黄少天正在專心地擦劍,被叶修突如其来的一句,防不胜防吓的毛都炸了起来。

“我靠你走路没声音啊!说话能不能给个心里准备!喔对忘了正事,正事。”

黄少天把劍收好,手遞到头顶,一把把黑斗篷拉下来。

“……”

叶修伸出手,扭捏了一下黄少天头上的兽耳。

“我靠!”黄少天一个激灵,后跳了一大步。

叶修看着黄少天滿臉戒備,耳朵不自然的红透了,真是可爱。

“慌什么呢?我就确认一下你那猫耳是不是真的而已嘛。”

“我靠什么猫耳!我这是人狼!狼懂吗?!帅气的狼!”

“呵呵,还不是一样。”

黄少天要崩溃了,你告诉我狼和猫哪里一样???

“哼哼,说正事!我是蓝雨的劍圣黄少天!最近蓝雨接到了一个要求我们和斗神合作的委托作为王牌为表诚意我便亲自来邀请你了。”

“哟,原来你就是蓝雨的小劍客啊,老魏的宝贝徙弟呢,亲自来邀请我啊?这份大礼我可收不起。”

“……你来幫我们作为替代我给你苏妹子的传染病解藥怎么样?我们还会给你薪酬的!”

“好!”叶修听到解藥便立刻答应了。
.
.
.
.
.
.
.
传染病的事在蓝雨並不罕见,不同种族的人一起生活总会有点小病。喻文州为此特别研发了一种专门治传染病的藥,为了不让黄少天到外面城镇染病,特意吩咐他带上了,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叶修让黄少天睡在苏沐秋的房间,答应只要苏沐橙康复,就跟他回蓝雨完成委托。

喻文州的藥真是有效,苏沐橙晚上吃藥后,早上就已经康复。

苏沐橙康复后能和叶修和黄少天同桌吃饭了,然后她见识了一場饭菜之爭。

苏沐橙反了白眼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幼稚。

其后,正如叶修向黄少天承诺的,他们开始起程回蓝雨。

苏沐橙要求带上她一起去,顺便希望途中能找到獨自上路的苏沐秋。

就这样,他们的冒险便开始了。

哦对了,叶修说,黄少天的兽耳质感还是挺软的,下次会嘗试摸尾巴。

fin./tbc

下一篇是连接小红帽!
一直到叶黄同居才会完!

感谢喜欢^_^

带你看星星

我……我没毒……大概Owo(又是在手机用手指画的hhh

叶修带少天看星星然后求婚~

下篇就作这个题目的文好了!(说好的肉呢???

叶修的礼物……太闲了画了画……

画渣TAT……手机绘画太难了……还是用手指……下次要买支手机触屏筆……手画算了(你还打算画?!

獸耳和掌之类的是私心加上的…….Ovo

恩,不画了,碼文吧……说好的拆礼物过程……

(叶黄)叶修最想要的礼物

.
.
续 黄少天是叶黄圈大大那兩篇~
叶修到了蓝雨找黄少天的后续
单看每一篇也不影响~
.
.
內文字数:2047
.
.
.
.
上回说到,叶修到了蓝雨找黄少天,然而黄少天不知道叶修找他,让叶修等了好久。

“啧……”少天不会真的不打算出来了吧。叶.心很方.修现在十分苦恼,然后默默在思考着怎么偷偷混进蓝雨宿舍内部把黄少天找出来。
.
.
.
.
剛打完电话给叶修的叶秋心情十分好,因为他终于成功戳到混蛋哥哥錯处了。叶秋滿臉笑容地坐在办公室椅子上轉了兩圈,然后把放在桌上的手机再次拿起並点开了企鹅。

叶秋:苏小姐,在嗎?

沐雨橙风:欸,叶秋,有事嗎?对了,生日快乐啊。

叶秋:谢谢。我找你是想说有关混蛋哥哥的事,他在等黄少天吧,有没有方法让黄少天出宿舍外面见混蛋哥哥?他倆不是互相……那什么嗎?

沐雨橙风:欸?黄少天还没出去?怎么可能?我去问问人!叶秋你对叶修真好啊~[捂嘴笑.jpg]

“我可不像那混蛋哥哥,这就算生日礼物了。”叶秋的嘴角微微上升说道。
.
.
.
.
.
.
沐雨橙风:喻队,黄少天在不在宿舍?叶修现在还没等到他。

索克薩爾:还没?我回了家没在宿舍,也不知道少天的情况,不过很可能是微博炸的太厉害没看到。

沐雨橙风:有可能!嘻嘻,交给我吧!
.
.
.
.
.
“滴滴滴”电话的提示音在房间响起。

黄少天打开对话。

木秋:有看微博嗎?入我叶黄谷!终生不受累!(上车上到暈,吃粮吃到胖!X)但是叶神还在等少天呢。

流木:???

黄少天馬上跳了起来,打开微博。

叶修V:少天儿,我喜欢你啊。把你送给我好不好?
[图:蓝雨宿舍外面]

我靠?黄少天的腦海不停被这句话刷屏。
他輕声小步地走到窗边,生怕被什么人发现自己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然后呑了一口口水,打开一小角窗帘。

他看到一个像叶修身形的人靠在外面的樹木。不,那是叶修本人才对。

黄少天一臉惊讶.jpg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腦海又被刷起了屏: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黄少天深呼吸了几下,黄少天躺在了床上,黄少天在床上滚了几圈,黄少天…………

呼,做好心里准备了。黄少天终于打算走出去,他走到门前,手遞到门把,然后,停顿了。

等等,出去了见到叶修后怎么办?说什么?我靠!还好没走出去!!!

黄少天又走回床上,抱起了抱枕,开始了沉思。

走到叶修面前,必須先装个酷说叶修啊!看本劍圣的魅力!你再遲兩天你冷酷帅气的黄少就要跟可爱軟萌的妹子跑了!好!就是这样!

於是重新做好心里准备的黄少天再次走到门口,手遞到门把,然后,又停顿了。

一会儿叶修要和我表白我要怎么回复???还好还没走出去!啊啊啊啊啊!叶修真是烦死了!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黄少天面前的门口被很大声地敲着。

黄少天全身震了一下,像一只貓被吓到炸毛的样子。

“咚咚咚咚咚咚咚!”

门口的敲声不停。

“我艹怎么了啊你以为敲鼓呢!那么大声还不读档CD的!!!”黄少天說边说边把门打开,然后,他静音了。

下一秒,他猛地把门推回头关上。

叶修眼明手快地把手一下伸到了门缝位。

黄少天眼尖地看到了,瞬间把动作停下来,门停在了叶修手旁。

“你瘋了!把手伸到门缝!你是想要像孫哲平那样手傷提前离开不打比赛了?!”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拉起来看並大声地道。

“这不是有你嘛。”

“……”

“终于舍得见我了,少天?”

“……”不要慫黄少天,不要慫啊黄少天!你行的!

“你看本劍圣的魅力!你再遲兩天你冷酷帅气的黄少就要跟可爱軟萌的妹子跑了!”黄少天吸了一口气后说。

“哟,我冷酷帅气的黄少?看来我趕上了?”叶修没忍住,微笑着用十分輕快的语气开口。

“……”我靠?我说了什么?我……

“那么少天大大你准备好把自己送给我了?”

黄少天被叶修一句话打斷了思考读条,皮肤条件反射地染上了淡淡的红色,腦子里也一直重播着叶修的话。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样子只觉得可爱,一手放到黄少天腦后,把黄少天的头按住吻上去。

“唔!”黄少天清醒了一点过来,馬上手腳並用地推拒,但都只是輕力推一下,反倒有点欲拒还迎的感觉。
.
.
.
.
.
黄少天睜开眼睛,感觉身体十分沉重,把头扭一下,看到叶修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一只漂亮的手握住烟,窗帘打开着,窗外的夜色照到叶修身上。

……我男人真该死的帅。

叶修聽到了小动静,把眼睛看向床上,对上一双尖锐亮丽的双眼,愕了一下,嘴不受控制地彎成了好看的曲线。

“醒了啊。”

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看向自己而改变的柔和表情,心脏不自然地加快了跳动。

“痛死了!!!老叶你能不能悠着点啊!叫你停了也不停!下次你来被我这样試一下!”

“呵呵,你想太多了。”

“切!…………老叶,生日快乐啊。”

叶修看着黄少天小声地说这句话,耳朵红红的,他慢慢地走近黄少天,在黄天少身旁把头低下,輕吻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

“我已经拿到了最想要的礼物了。”
.
.
.
fin.
.
.
.
全場最佳:叶秋
.
.
.
.
小番外

黄少天是叶黄圈大大,你知我知大家不知。

“少天,把左手伸出来。”叶修低声地说道。

“?”黄少天把左手遞出,看着叶修從身上翻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小盒子,里面有兩只戒指。黄少天盯着叶修用那缐条分明的手把戒指拿出,缓慢地套上自己的无名指上。

“这样,谁都知道少天大大是哥的人了。”叶修的表情十分柔和,眼神和看到什么珍宝似的。

“……啧啧啧,你行不行啊老叶,还要这样来宣示主权,原来荣耀教科书是那么小心眼的,唉,说好的心脏……”

“我行不行心脏不脏你馬上就知道了。”

“噫…………”

几天后,流木太太上传了一篇名叫叶修最想要的礼物的文。
.
.
.
真.fin

感谢观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