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林~來自香港
喜歡動漫小說漫畫,從不入坑的我近年深入全職坑……

日常表白天天小喬包子邱总葉神

主吃叶黄,邱喬( ´▽` )♡

和包子同一天出生,腦回路有点问题w

隨便塗塗(╯з╰)

【梧叶飘黄】哈哈哈!笑什么笑!不许笑!

@梧叶飘黄黄少天生贺企划

字数:3206(只算内文的字)

CP叶黄

少天生日快乐!…明明定了时间5:29的……唉…只好手动发布了。
我没什么要说的……题目?刚取好的。
大家都好多字哦~不过双教师我实在不擅长啊……
字数什么的,用其他文补偿吧!
感谢观看( ̄∇ ̄)
.
.
.
.
xxxx年,几个大国商议后正式把初中,高中和大学统一为一所学校,名为荣耀学院。

荣耀学院是每个人從小学毕业后都要入读的学校,它于不同国家地区都有分校,每个分校都有不同的校名,各有各的特色,從教学方式,机制,收生要求,校规等都有所不同。

“黄少黄少!放过我吧!别追我了!”

位于H市的荣耀学院分校-兴欣的操场…emm…准确的说是草地上,蓝雨本学期的最杰出新生卢瀚文,正被十分有名气的蓝雨教师黄少天,追赶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卢瀚文回想了一下。

荣耀学院有名的本地分校一直都有互相競爭,每年每所分校都会派出几位杰出的教师和学生到不同学校举办学术比赛,比赛的參加者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可以。

本年的比赛定于上年新建的分校-兴欣举行。

说到兴欣,这可是一所十分奇迹的分校,它由前嘉世的教师,学术比赛三连冠得主-叶秋……后来改名为叶修所成立的。並在没有任何基础上由一群草根人馬出现在学术比赛,成功于上年的学术比赛上得到总冠军。

叶修于比赛后正式宣布退出学术比赛的參与,但依然作为教师留在兴欣。

本年度蓝雨的学术比赛參加者提前了到达比赛的地点,而兴欣作为东道主,派出了叶修和乔一帆作为蓝雨的接待人。

二人把蓝雨各人人安顿到住宿地点后,叶修跟着黄少天进了房间。

“欸?为什么叶神会跟着黄少进房间啊?”天真可爱的卢瀚文向乔一帆问道。

“呃…这个…”乔一帆红着臉,把头低下,一臉欲言又止。

“那是因为叶神和少天关系很好,他们聚聚舊呢。”蓝雨的教师喻文州满臉笑容,臉不红不不跳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上年总决赛时知道兴欣勝利后黄少偷偷在后台熊抱了叶神。” 卢瀚文面不改色地说道。

“……”喻文州的笑臉略微有的点僵硬了。
“……”蓝雨另外眾人和乔一帆对望。
“……压力山大……”

那天的晚饭时间,兴欣邀请了蓝雨眾人到兴欣大堂聚餐。

黄少天作为一个爱熱闹的大小孩,作为游戏主持叫喊着玩这玩那的。

卢瀚文跟着黄少天,兩人一大一小的玩的不亦乐乎。

於是……

黄少天喝醉了。

黄少天东倒西歪地走到叶修的面前。

黄少天慢慢地趴上叶修身上。

黄少天把臉靠到叶修的臉前几厘米的距离。

蓝雨等人伸手打算挡住卢瀚文的视线。








黄少天吐了叶修一身。

……

其后叶修先把黄少天拉了回住宿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早上。

叶修和黄少天双双迟到地出现在兴欣的食堂。

黄少天手叉在腰上,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食堂内的兴欣和蓝雨眾人一臉翻白眼。

“黄少,你腰疼吗?难不成是昨晚喝醉了走路东倒西歪弄到的?”卢瀚文跑到黃少天边上打算伸手扶他並大声地问。

看着卢瀚文的动作,叶修伸手把黄少天抱住了。

“呵呵。那是因为……”叶修话说到一半,被黄少天用手阻止了。

“我靠靠靠老叶!你别教坏我家的瀚文!”黄少天大叫道。

“你家的?”叶修挑起眼眉,眼神低沉地反问。

“……蓝雨的…新生…”黄少天小声地回应。

叶修把手递高,摸了摸黄少天的一头乱毛。

毛茸茸的,像小动物。叶修心里笑道。

卢瀚文看着此番动作和他们的眼神,感觉有点……宠溺?亲密?

卢瀚文满臉怀疑地看向食堂里的其他人。

然而他们的表情都十分普通,就像那番动作是很正常般。

於是卢瀚文消除了疑惑,專心用餐。

其实食堂眾人是已经习以为常,並在心里拿起了火把。

说好的真爱不烧呢喂!

呵呵。

下午,黄少天跟着叶修上课,说是參观学习。

卢瀚文亦跟着黄少天和叶修,虽然一开始得到眾人的反对,但黄少天表示没关系。

於是……

黄少天和卢瀚文坐在讲台下,像其他学生一样听课。

黄少天不停向卢瀚文解释课堂的内容,说的举手画腳的,就差个空间给他跳起舞来了。

“哟,那边那位同学,上课可不要聊天。”在讲台上的叶修勾起嘴角,微微笑道。

“???吓?谁是同学了你这不要臉的!我是老师!老师!分分钟几十万上下还在这听你的课!你该心存感激了!”黄少天炸乎地喊着。

“对对对,少天大大就是真理。小的十分感激。”叶修笑着回答。

黄少天炸毛了。

“太假了你!能不能给点真诚……ilgftf”

“呵呵,……ihftn”

最终这节课在叶黄二人的相声中结束了。

卢瀚文十分高兴,觉得自己观看了一場辩论,学习到了十分高超的辩论技巧。

其他学生则一臉了然地各做各事。






兴欣的校长陈果说,既然蓝雨提早到了,不如让蓝雨的教师为兴欣的学生上一课,让学生们体会一下不同地方的教育方式。

咳咳咳,好吧,我坦白。

其实这是叶修提议的。

叶修想看黄少天上课的样子。

这才不可能说出来。

呵呵。







黄少天是个文科的老师。

主要是教中英文。

这堂课是中文课

G市是用粵语的。

於是他教中文也是用粵语的。

而且语速特别的快。

……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阳……’呢句係指諸……”黄少天语速極快地说,並且像做戏一样,在讲台上飛龙共舞似的动个不停。

卢瀚文看的十分高兴,黄少天的课堂一直都是那么的輕松愉快。

叶修也看的很高兴,看着黄少天动来动去,恩,十分可爱。

虽说听不懂。

其他学生们也听不懂,只是靜靜地看着。

恩?为什么不阻止?你看不到叶老师在那笑的多开心吗?你敢去得罪他?

…的确不敢。





因为叶修想看。

黄少天之后还上了英文课。

“It is my spouse!(这是我的伴侣!)”黄少天在谂课文的内容,说到这句时眼角扫了叶修一眼。





“……my love,my dream……”黄少天用手擺出了心形,然后向叶修的方向举了一下。

叶修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回应。

咳咳咳咳……

学生: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卢瀚文:???






好吧,其实卢瀚文也不是白痴,躺在床上回想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思考了一下,还是明白的。

但是不确认,只好去了问喻文州。

喻文州:心很累。^_^

第三天,学术比赛当天,也就是今天。

前面几个环节双方都各自有出色的表现。

比分到了最后一个环节还是平分。

最后一个比赛环节是辩论。

题目是那和烂大街的:领养宠物还是生育孩子比较好?

卢瀚文上台前:

“听好了瀚文,辩论要拿出点真实事例,才能让人信服。有说服力!”黄少天对卢瀚文教育道。

“我知道了黄少!放心吧,我会赢的!”卢瀚文信誓旦旦地说。






“感谢友方的问题,我认为领养宠物比生育小孩更为合适,以大家都很熟悉的叶神和黄少为例,相信大家都清楚他们二人並不能好好照顾孩子,身为教师十分忙碌,他们二人久违地才能相见一面…………”卢瀚文正经地说着自己的论点。

蓝雨兴欣等人把手扶在额头上。

旁观者大声叫着,偷笑着。

现场十分熱闹。

压力山大啊。



最后?当然是蓝雨的勝利了,那个如此有说服力的例子,怎么可能输嘛。

但是可怜的小卢卻要面对黄少的追杀了。

“算了吧少天,这不是挺好的嘛,下次再有电灯泡就能直接让他们走了。”叶修從一旁走了过来,略有深意地看了看卢瀚文。

“……” 卢瀚文感受到了寒气。

“我靠老叶你……”叶修毫不犹豫地睹上了那把正在说话的嘴,也是用嘴。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跟我来送你份大礼物。”说完叶修就拉着黄少天走回住宿地。

目暏一切的蓝雨“……”

“叶神果然是生气了吧,小卢刚开始就对黄少不停又抱又拉的。”

“还记得小卢说要跟着黄少參观学习时叶神那眼神不?”

“……心很累^_^”

“压力山大。”

那么最最最后,我们恭喜卢瀚文小朋友,他正式成为了单身贵族烧现充团的一份子。

欸?什么?

你问少天收到了什么礼物?

这个嘛……哼哼

天机不可窃漏。

END.

(叶黄)卖火柴的叶修

开一个想了很久的叶黄童话坑……每个童话都会以不同形式融入的。
每篇都能单独看,又可以连续看。(我喜欢这种形式。
麻烦大家催我了,平均一星期一篇好不好!(X
字数:3680(只算内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卖了一天火柴的男…生,他的名字叫叶修。

叶修原本是地主的儿子,不过他对猎人这工作太有兴趣了,但地主先生怎么可能允许儿子做这种工作呢?叶修只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离家出走了。

叶修离开家后遇到了一位小猎人,苏沐秋。
认识的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叶修暂时居住在他家。

苏沐秋有一个妹妹苏沐橙,是个卖火柴的女生。

苏沐秋和妹妹自小相依为命,一个狩猎一个卖火柴賺錢,生活还算挺好的。

后来他们加入了当地的猎人部落,嘉世。

但他们三人十分隨心所欲,例如苏沐橙,除了猎人部落的工作外,还堅持要繼续卖火柴。導致他们三人被嘉世趕走了。

近几天,苏沐橙卧病在床,想来大概是最近城镇传染的传染病。

失去了部落的关照,苏沐橙很没有康复过来,反而愈来愈嚴重。

苏沐秋为了找藥,一个人出了城。

叶修被吩咐了照顾苏沐橙。

“咳咳……”

“啧啧,没事吧你。”

“…咳……没事……叶修……咳…能麻烦你幫我卖火柴吗?”

“咳嗽就别说话了,还卖什么火柴,我卖火柴了谁照顾你。”

“但是……咳咳…停电了……咳咳…有很多人…咳…需要火柴的……”

“……好了好了怕了你,我给你买点吃的顺便卖火柴吧。”

“咳咳……谢谢啦。”

就这样,叶修拿着一个筐,筐子里裝着一大堆火柴盒子,站在街上叫卖。

“哟,都来看看啊,最近常停电的好幫手,火柴先生,只此一家錯过了就没了啊。”

苏沐橙长的美,又和苏沐秋從小在城镇长大,居民们都很关心他们。

城镇的居民也认识叶修,出了名的离家出走的地主儿子嘛,虽说地主没表示,但居民们也是知道点八卦的,地主夫人疼儿子谁不知道,更何況还是從前嘉世的斗神。所以居民们看到叶修卖火柴都前来光顾一下,顺便问一下苏沐橙的情况。

.
.
.
.
.
.
居民们知道他们的处景,塞了很多食物物资给叶修。

叶修卖了一个黄昏的火柴,已经卖的七七八八了,还剰下最后三盒。

但天已经黑了,最近除了传染病外,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流传。

相传,晚上如果一个人在街上,狼就会出现,把人呑的一干二淨。

叶修當然不相信这和无聊的传说,狼而已,又不是没见过。

但街上的人空空如也,最后三盒看来是卖不出去了。

叶修正准备打道回家,街尾卻传来了腳步声。

叶修看过去,是一个戴着一身黑斗篷的人。

“哟,这位一身黑斗篷的先生,一看就知道你身份不凡,要不要来几盒火柴来照出你的獨特呢?最后三盒了,錯过就没有了。”

那个黑斗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传出一把清爽的少年声。

“你有病啊谁身份不凡用火柴照自己啊!我有錢还不如去买食物!谁要这种破火柴!”

叶修馬上裝出一臉可怜的样子说“不把火柴卖完的话……我家主人会罵我的。大爷…哥你行行好心吧。”

“……你能不能作个好点的理由啊大哥,谁不知道奴隸是禁止的!你当我是傻的啊!”

“咳咳……其实……我患了传染病……咳咳……活不了几天了……咳……想给家中小妹买点东西……咳咳”

“……剛才说了那么多话怎么不见你咳嗽……咳咳咳!其实大爷我也患了传染病……咳咳……大哥你行行好心给我点食物吧……咳咳咳咳咳咳!”

“好了好了!这回是真的了,其实患了病的是我妹妹……”

这次叶修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斷了。

“我靠靠靠你有完没完啊你!为了卖几盒火柴你也是拼了啊!什么藉口都能用!你臉呢?!”

“……那大哥你看我这么鍥而不捨,同情同情我给我买了吧。”

“怕了你了,我也餓了,你手上那么多食物,给我顿饭我给你剰下的火柴都买了吧。”

“哟,出手真阔气啊,大哥求包养。”

黑斗篷少年被气笑了,说

“你还做不做生意了!快快快你大哥我餓了你快给我吃的!”

“好咧,走起!”

“去哪啊?我靠你不是要把我给卖了吧?大哥我很怕!”

“话真多。不是要吃饭吗?到我家吃吧。”

就这样,叶修把黑斗篷少年(媳妇拐)带了回家。
.
.
.
.
.
.
“咔嚓!”是开门的声音。

“咳咳……叶修?……咳…你回来了?”

“对,我把火柴都卖完了。”

“……咳……真厉害啊……咳咳……这是……?”

苏沐橙看到叶修身旁的黑斗篷少年了,问道。

“呃……你好?”黑斗篷少年难得地简言兩语,心里慌乱的很。我靠靠靠真的有个染了病的妹妹啊!那这小子吃了很多苦吧!

黑斗篷少年腦洞大发地为叶修创造了一个可怜的身世。他走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用十分怜悯的声调说。

“小子吃了很多苦吧……我懂的……但已经没事了!大哥以后会照着你的!”

被人妄想了身世的叶修“……”

“噗……咳咳咳……叶修你朋友……咳……太有意思了……”

苏沐橙一下子笑了出来,但一笑就忍不住咳嗽。

叶修看着皺了皺眉。

“你悠着点啊……别说话了。我去做饭啊,你好好休息。”

叶修说着把黑斗篷少年也拉了出房。

“你妹妹……病的很嚴重啊……”

“病好几天了……还有,她不是我妹,是在这里一起住的我朋友的妹,她哥去了找解藥。”

“哦哦哦…啊…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叶修,她是苏沐橙,她哥叫苏沐秋。”

“……!”黄少天聽到叶修的的名字后很震惊,事实上,他这次外出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叶修。

……这算是歪打着正路了吧……果然本少是被神眷顾的少年!黄少天想着,出了神。

叶修见他出了神,懒得理他,自己走进了廚房做饭。
.
.
.
.
.
距离这城镇十分远的树林中,一座山上有一个猎人部落,名叫蓝溪阁。

蓝溪阁是一个很特别的部落,他们有着不同种族的人,但也只是和嘉世一样,主要负责接任务,猎杀害人的怪兽。

“……”

鄭軒看着难得出了神的喻文州,只能说一句壓力山大。

“喻队,黄少可是劍圣,怎么可能出什么意外。”

“…唉,少天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城镇,聽魏前辈说斗神是个无恥的人,我擔心……少天会被耍。”

“……”鄭軒想了想,觉得真有可能。

“这次的委托人要求要我们和被嘉世趕走的斗神合作,价还开得那么高,不赚不合理啊。只好委屈一下少天了。”
.
.
.
.
.
.
“哈痴!”黄少天打了个大噴嚏,提手刷了刷鼻子尖,坐在沙发等吃饭。

呃,表面上看是这样。

怎么办怎么办魏老大说叶修是个无恥不要臉的傢伙!哦哦哦这我好像见识过了……那我怎么开口啊我这不是被耍了吧???

“吃饭了,你先吃,我先去给沐橙送一下稀饭。”

“哦哦哦好哇!欸没看出来你挺会做饭的?!”

黄少天看着一桌的色香味俱全饭菜,感叹了一番,真是人不可以貌相。

叶修從房间出来看到的就是黄少天狼吞虎咽的样子。

“你怎么吃的那么急,又没人和你抢。”

说着,叶修拿起筷子一下撞着黄少天夾菜的筷子。

“你干嘛呢!说好的不抢我的呢??!”

“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明明是我煮的。”

“你要不要那么小气!我千里條條来到那么远的城镇餓的都要变小狗了!”

“不用变也挺像的。”说着,叶修又把黄少天打算夾的菜夾走了。

民以食為天,这能忍?当然不能!黄少天立即反手打算夾后面的肉,哪知道,只一瞬间,叶修的筷子又擋住了黄少天的。

“我靠靠靠!老叶你来PKPKPK!不厚道啊我是客人!客人你懂吗?!”

“老叶?我也沒大你多少吧,那你是小朋友?少天儿?”叶修觉得黄少天一撩就炸挺好玩了,真是个活宝,街上撿到个活宝,站了一天都值了。

“我艹谁小朋友!谁还抢我菜来着?!幼稚!”

“呵呵。说的你没在和我抢菜一样,幼稚。”

“……”黄少天败,只好行动上爭取勝利了。

就这样,一顿饭就在一場风腥血雨中度过。
.
.
.
.
.
.
待叶修洗完碗出来,看到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手里握住把劍在擦,劍身銳利反着蓝光,必定价值不菲。叶修默默地一直有注意黄少天,大晚上一个人從外地来,腰间还戴着一把劍,身份一定不简单,为了城镇安全,只好邀他上门好好打量他。

“你怎么还没走啊?”叶修装作毫不顾忌地问。

黄少天正在專心地擦劍,被叶修突如其来的一句,防不胜防吓的毛都炸了起来。

“我靠你走路没声音啊!说话能不能给个心里准备!喔对忘了正事,正事。”

黄少天把劍收好,手遞到头顶,一把把黑斗篷拉下来。

“……”

叶修伸出手,扭捏了一下黄少天头上的兽耳。

“我靠!”黄少天一个激灵,后跳了一大步。

叶修看着黄少天滿臉戒備,耳朵不自然的红透了,真是可爱。

“慌什么呢?我就确认一下你那猫耳是不是真的而已嘛。”

“我靠什么猫耳!我这是人狼!狼懂吗?!帅气的狼!”

“呵呵,还不是一样。”

黄少天要崩溃了,你告诉我狼和猫哪里一样???

“哼哼,说正事!我是蓝雨的劍圣黄少天!最近蓝雨接到了一个要求我们和斗神合作的委托作为王牌为表诚意我便亲自来邀请你了。”

“哟,原来你就是蓝雨的小劍客啊,老魏的宝贝徙弟呢,亲自来邀请我啊?这份大礼我可收不起。”

“……你来幫我们作为替代我给你苏妹子的传染病解藥怎么样?我们还会给你薪酬的!”

“好!”叶修听到解藥便立刻答应了。
.
.
.
.
.
.
.
传染病的事在蓝雨並不罕见,不同种族的人一起生活总会有点小病。喻文州为此特别研发了一种专门治传染病的藥,为了不让黄少天到外面城镇染病,特意吩咐他带上了,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叶修让黄少天睡在苏沐秋的房间,答应只要苏沐橙康复,就跟他回蓝雨完成委托。

喻文州的藥真是有效,苏沐橙晚上吃藥后,早上就已经康复。

苏沐橙康复后能和叶修和黄少天同桌吃饭了,然后她见识了一場饭菜之爭。

苏沐橙反了白眼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幼稚。

其后,正如叶修向黄少天承诺的,他们开始起程回蓝雨。

苏沐橙要求带上她一起去,顺便希望途中能找到獨自上路的苏沐秋。

就这样,他们的冒险便开始了。

哦对了,叶修说,黄少天的兽耳质感还是挺软的,下次会嘗试摸尾巴。

fin./tbc

下一篇是连接小红帽!
一直到叶黄同居才会完!

感谢喜欢^_^

带你看星星

我……我没毒……大概Owo(又是在手机用手指画的hhh

叶修带少天看星星然后求婚~

下篇就作这个题目的文好了!(说好的肉呢???

叶修的礼物……太闲了画了画……

画渣TAT……手机绘画太难了……还是用手指……下次要买支手机触屏筆……手画算了(你还打算画?!

獸耳和掌之类的是私心加上的…….Ovo

恩,不画了,碼文吧……说好的拆礼物过程……

(叶黄)叶修最想要的礼物

.
.
续 黄少天是叶黄圈大大那兩篇~
叶修到了蓝雨找黄少天的后续
单看每一篇也不影响~
.
.
內文字数:2047
.
.
.
.
上回说到,叶修到了蓝雨找黄少天,然而黄少天不知道叶修找他,让叶修等了好久。

“啧……”少天不会真的不打算出来了吧。叶.心很方.修现在十分苦恼,然后默默在思考着怎么偷偷混进蓝雨宿舍内部把黄少天找出来。
.
.
.
.
剛打完电话给叶修的叶秋心情十分好,因为他终于成功戳到混蛋哥哥錯处了。叶秋滿臉笑容地坐在办公室椅子上轉了兩圈,然后把放在桌上的手机再次拿起並点开了企鹅。

叶秋:苏小姐,在嗎?

沐雨橙风:欸,叶秋,有事嗎?对了,生日快乐啊。

叶秋:谢谢。我找你是想说有关混蛋哥哥的事,他在等黄少天吧,有没有方法让黄少天出宿舍外面见混蛋哥哥?他倆不是互相……那什么嗎?

沐雨橙风:欸?黄少天还没出去?怎么可能?我去问问人!叶秋你对叶修真好啊~[捂嘴笑.jpg]

“我可不像那混蛋哥哥,这就算生日礼物了。”叶秋的嘴角微微上升说道。
.
.
.
.
.
.
沐雨橙风:喻队,黄少天在不在宿舍?叶修现在还没等到他。

索克薩爾:还没?我回了家没在宿舍,也不知道少天的情况,不过很可能是微博炸的太厉害没看到。

沐雨橙风:有可能!嘻嘻,交给我吧!
.
.
.
.
.
“滴滴滴”电话的提示音在房间响起。

黄少天打开对话。

木秋:有看微博嗎?入我叶黄谷!终生不受累!(上车上到暈,吃粮吃到胖!X)但是叶神还在等少天呢。

流木:???

黄少天馬上跳了起来,打开微博。

叶修V:少天儿,我喜欢你啊。把你送给我好不好?
[图:蓝雨宿舍外面]

我靠?黄少天的腦海不停被这句话刷屏。
他輕声小步地走到窗边,生怕被什么人发现自己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然后呑了一口口水,打开一小角窗帘。

他看到一个像叶修身形的人靠在外面的樹木。不,那是叶修本人才对。

黄少天一臉惊讶.jpg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腦海又被刷起了屏: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黄少天深呼吸了几下,黄少天躺在了床上,黄少天在床上滚了几圈,黄少天…………

呼,做好心里准备了。黄少天终于打算走出去,他走到门前,手遞到门把,然后,停顿了。

等等,出去了见到叶修后怎么办?说什么?我靠!还好没走出去!!!

黄少天又走回床上,抱起了抱枕,开始了沉思。

走到叶修面前,必須先装个酷说叶修啊!看本劍圣的魅力!你再遲兩天你冷酷帅气的黄少就要跟可爱軟萌的妹子跑了!好!就是这样!

於是重新做好心里准备的黄少天再次走到门口,手遞到门把,然后,又停顿了。

一会儿叶修要和我表白我要怎么回复???还好还没走出去!啊啊啊啊啊!叶修真是烦死了!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黄少天面前的门口被很大声地敲着。

黄少天全身震了一下,像一只貓被吓到炸毛的样子。

“咚咚咚咚咚咚咚!”

门口的敲声不停。

“我艹怎么了啊你以为敲鼓呢!那么大声还不读档CD的!!!”黄少天說边说边把门打开,然后,他静音了。

下一秒,他猛地把门推回头关上。

叶修眼明手快地把手一下伸到了门缝位。

黄少天眼尖地看到了,瞬间把动作停下来,门停在了叶修手旁。

“你瘋了!把手伸到门缝!你是想要像孫哲平那样手傷提前离开不打比赛了?!”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拉起来看並大声地道。

“这不是有你嘛。”

“……”

“终于舍得见我了,少天?”

“……”不要慫黄少天,不要慫啊黄少天!你行的!

“你看本劍圣的魅力!你再遲兩天你冷酷帅气的黄少就要跟可爱軟萌的妹子跑了!”黄少天吸了一口气后说。

“哟,我冷酷帅气的黄少?看来我趕上了?”叶修没忍住,微笑着用十分輕快的语气开口。

“……”我靠?我说了什么?我……

“那么少天大大你准备好把自己送给我了?”

黄少天被叶修一句话打斷了思考读条,皮肤条件反射地染上了淡淡的红色,腦子里也一直重播着叶修的话。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样子只觉得可爱,一手放到黄少天腦后,把黄少天的头按住吻上去。

“唔!”黄少天清醒了一点过来,馬上手腳並用地推拒,但都只是輕力推一下,反倒有点欲拒还迎的感觉。
.
.
.
.
.
黄少天睜开眼睛,感觉身体十分沉重,把头扭一下,看到叶修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一只漂亮的手握住烟,窗帘打开着,窗外的夜色照到叶修身上。

……我男人真该死的帅。

叶修聽到了小动静,把眼睛看向床上,对上一双尖锐亮丽的双眼,愕了一下,嘴不受控制地彎成了好看的曲线。

“醒了啊。”

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看向自己而改变的柔和表情,心脏不自然地加快了跳动。

“痛死了!!!老叶你能不能悠着点啊!叫你停了也不停!下次你来被我这样試一下!”

“呵呵,你想太多了。”

“切!…………老叶,生日快乐啊。”

叶修看着黄少天小声地说这句话,耳朵红红的,他慢慢地走近黄少天,在黄天少身旁把头低下,輕吻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

“我已经拿到了最想要的礼物了。”
.
.
.
fin.
.
.
.
全場最佳:叶秋
.
.
.
.
小番外

黄少天是叶黄圈大大,你知我知大家不知。

“少天,把左手伸出来。”叶修低声地说道。

“?”黄少天把左手遞出,看着叶修從身上翻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小盒子,里面有兩只戒指。黄少天盯着叶修用那缐条分明的手把戒指拿出,缓慢地套上自己的无名指上。

“这样,谁都知道少天大大是哥的人了。”叶修的表情十分柔和,眼神和看到什么珍宝似的。

“……啧啧啧,你行不行啊老叶,还要这样来宣示主权,原来荣耀教科书是那么小心眼的,唉,说好的心脏……”

“我行不行心脏不脏你馬上就知道了。”

“噫…………”

几天后,流木太太上传了一篇名叫叶修最想要的礼物的文。
.
.
.
真.fin

感谢观看^_^

一个小repo

看我收到了什么!!!
超可爱TAT
找了代购都没抢到的名信片!!!
我……我……(激动……
还有签绘!!!超级可爱的天天QwQ天使
我要供起太太!!! @030

一半的Repo
首先,叶神叶秋生日快乐!!!

收到了太太送的抱枕和芋条了!
抱枕2333
笑死我哈哈哈哈超适合少天送给老叶!
各面都是戒烟哈哈哈哈,而且毛绒绒的超舒服!

芋条味超多23333没吃过这样的啊23333
吃了原味的(好像比較正常的味道233)觉得好好吃!要爱上了(X
有点好奇香葱味麻辣味,作死回来下次repo书时说一下2333

难得欧一次超级高兴!更重要是和兩位大大说上话了TAT

兩位都超級可愛!而且超帥!

@公子甜白°  @楼咸鱼

其实是想上篇文加上的。
但由於手机图加不在文字中间……所以另外发图w
图一至六是加上一开始叶修的微博上
图七是加在后面少天的微博上

(叶黄)818叶修是不是处对象了?


有个有点点关联的小前篇~

《令大大尷尬了怎么办……我也很尷尬啊,所以为了不那么尷尬,只好上文道歉了……》

不看也不影响~可以兩篇獨立看的。




1L:首杀!叶神生日快乐!!!

2L:沙发!叶神生日快乐!

3L:楼主呢?水楼?

4L:叶神生日快乐!被你们发现了!没错叶神对象是我!

5L:楼上你谁!抢我老公!
.
.
.
.
.
.
29:楼主去哪了?

30:你们刷的也太快!如题,你们也知道,今天0点叶神上微博了!
叶修V:今日生日收到了我家小朋友送来的礼物。
[图:烟抱枕]
[图:一堆芋条]

31L:这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是沐女神送的。

32L: 这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是粉丝们送的。

33L:同LZ!感觉叶神像是处对象了!

34L: 我也觉得叶神是处对象了!礼物绝对是精挑细选的!看抱枕是要叶神戒烟!芋条是……不知道……但是!重点是!谁能让叶神特意开微博啊!

35L:而且我家小朋友……这宠溺的语气……QAQ情敵来战!

36L:叶神生日我失恋……情敵来战!

37L:抱着我家黄少看你们失恋!
.
.
.
.
.
.
“我靠靠靠到处都炸了!!!叶不羞这家伙幹嘛呢!”黄少天边滚边说

又滚了四五下,还是耐不住按下那歪曲的笑字头像。

夜雨声烦:老叶你干什么!粗来粗来粗来!

君莫笑 :怎么了我的少天儿?

“靠!”黄少天的耳朵不爭气地红的像能滴血一样。

夜雨声烦:谁是你的少天儿了!你看你发的微博!搞的到处都炸了!!!

君莫笑:还不是因为你不理我,怪我囉?

“……”
.
.
.
.
.
.
对的,自從那天暴露了叶修知道黄少天是叶黄圈大手流木大大並在叶修小号忧郁小猫猫文中(叶修认为的)互相告白后,黄少天就一直躲着叶修。还好在那天后蓝雨都不用对上兴欣,所以黄少天能很容易地躲着叶修。

據喻文州说,叶修曾到过蓝雨找黄少天,但黄少天剛好在G市的家中,又不太敢见叶修,只好让叶修空手而回。

哦,也不是空手而回,黄少天让喻文州把他宿舍中的一袋芋条交给叶修了。
.
.
.
.
你问黄少天为什么要躲叶修?

这个嘛,就不怪叶修了,怪黄少天的腦洞太大了,作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事实上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没办法嘛,被喜欢的人知道自己写自己和他的cp文,任谁都会尴尬。但是,这还不是重点。

眾所周知的,流木大大是一个很会开坦克的肉文手(这是白白没毛病)。而且有一个写日常甜文的cp秋木太太(这是楼徙w)。
.
.
.
.
.
.

秋木:流木木你处对象了?忧郁小猫猫?

流木:……我什么都不想说……

秋木:看来没错嘛w恭喜啦!

流木:不啊……那什么……其实……(黄少天略作修改,把事情告诉了秋木)……我该怎么办?

秋木:哈哈哈哈哈好巧哈哈哈哈!要不你最近都不理他了看他怎么办?

流木:我不理他他会不会不理我了……我靠靠靠都怪他!这样真不像我!不管了睡觉去!

就这样,黄少天真的不管叶修了。
.
.
.
.
.
.

君莫笑:少天儿?在吗?喂……

叶修看着夜雨声烦的头像暗下去了。

“啧”叶修把手伸到烟盒上,停了停,又把手伸了出来。

黄少天找了人準时在叶修生日前一天的23:55给叶修送来了戒烟抱枕。

黄少天希望叶修戒烟,並不是不喜欢他的烟味,而是希望他能身体健康。

……

如果我戒烟,少天是不是就会理我了?
.
.
.
.

这时沐橙走了过来。

“哈哈哈哈叶修你看看你家小朋友!”

叶修接过手机,看了看:

529L:我靠靠靠你们腦洞太大了吧?叶修的对象是包子小乔小盧?小盧还是个孩子你们放过他吧!你们怎么不说是黄少天!

530L:楼上黄粉还粉叶黄,监定完毕。

531L:叶黄兩人真的一撞到就像小学生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32L:唔唔?这么一说,我记得……
黄少天V:哈哈哈哈收到了本劍圣粉丝给我的礼物!本劍圣就是那么有魅力!我粉丝很多的!
[图]

533L:卧槽……这居然也翻的到出来!妹子你也太闲了吧!

534L:楼上重点誤!所以真的是黄少天?叶修家的小朋友?

535L:目测这楼要火,一堆叶黄粉正要来了。

536L:啊啊啊啊啊!我下楼跑圈!

.
.
.
.
.
.

“我靠!”黄少天很生气,黄少天炸毛了。

夜雨声烦:我靠老叶都怪你都怪你本劍圣的一世英名!!!

……

黄少天看着暗黑的君莫笑的头像,心累地趴在了床上。

“戚,说好的喜欢我……耍我玩呢吧!”
.
.
.
.
.
.

“叶修?”苏沐橙看着叶修挑了眉头,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回过神来。

“咳咳,没事。”

“……那什么沐橙啊,少天不理我了,我能怎么办?”

“噗!谁让你每次都撩人家!不理你了吧!”

“……我能怎么办啊……”

“厚着脸皮去追人啊。”

“他都不见我……”

“蠢死你了,人不见你你不会自己找?”

“……沐橙,幫我订一下今晚到G市的票?”

“……你自己不会订?”

“我去买戒指。”

“……呵呵”

.
.
.
?小时后
.
.
.

叶修V:少天儿,我喜欢你啊。把你送给我好不好?
[图:蓝雨宿舍外面]

.
.
.
.
.
.
黄少天在荣耀中虐菜中,完全没看到叶修的微博,原本微博就炸了,他都懒的看了。

叶修在世邀赛后在兴欣做教练,值得一提的是世邀赛期间叶秋有到过他们住宿的地方看叶修,據说是到外地公幹顺便的。结果叶秋明白了什么,走前和黄少天说了句:谢谢你收了我家混蛋哥哥。

“靠靠靠!”黄少夫很烦躁,三兩下解决了对面的玩家,把电脑关了。

.
.
.
.
.
.

叶修在蓝雨宿舍外等了好久,微博一直在炸,但他要等的人还没出来。

这时叶秋打电话来了。

“苏小姐?”(叶修拿的是沐橙手机)

“是我呢,你怎么知道沐橙手机号的?”

“……混蛋哥哥,聽说黄少天不理你了?”

“……”被戳到痛处的叶修

“呵,祝我们生日快乐,拜。”

“……”啧啧啧,明明同一天生日,就不能祝自己哥哥成功嗎?唉,叶修想着。

.
.
.
.
.
.
“滴滴滴”电话的提示音在房间响起。

黄少天打开对话。

木秋:有看微博嗎?入我叶黄谷!终生不受累!(上车上到暈,吃粮吃到胖!X)但是叶神还在等少天呢。

流木:???

黄少天馬上跳了起来,打开微博。

.
.
.
.
.
.
810L:我靠靠靠!!!
黄少天V:我喜欢你多一点!@叶修V
[图:兩只很好看的手握在一起,手上戴着一对戒指,一只刻了YX,另一只刻了HST]

fin.
..
.
.
.
.

小番外:

叶秋在探叶修时发现苏沐橙在大堂沙发上碼文,叶黄文。

苏沐橙身旁还有楚云秀,和叶黄外的国家队成员。

叶秋也看出来了,自家哥哥和五号的关系很好,然而现在看来,不是关系好那么简单嘛。

苏沐橙看到叶秋,把叶秋也拉下来一起聊。

“剛剛少天吃飯我故意给他夾秋葵让他不能揀飲擇食,叶神也在幫忙让少天吃,结果少天吃了一半叶神就夾走了剰下的秋葵,还夾了一堆小龙虾给少天。”喻文州说

“这叫糖加辮子,不概是戰術大师之首。”張新杰推了推眼镜评论。

“喻队娘家人辛苦了。”張佳樂说

“……”叶秋看着身旁的苏沐橙在手机上碼下一句又一句……看了看ID:木秋。

真fin.
.
.
.
.

这个是ver.2.0,ver1.0我碼到差不多完被删了TAT,然后改了语论体。

这是一个假repo真生贺文(╯з╰)

就不@太太了。

之后还会多写一篇真repo!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今天好多文好多图!
给开屏图的太太们打call!
超級好看!叶神帥炸了!
嘻嘻和群里的同好们解了迷底~
好有趣这个2333(把四張图排了个次序w
全职,再看十年也不会停!